未分类

抖音TikTok日本版

“这糟老头子,居然喜欢小孩子?”

洛天倒是略微有所诧异,他其实不少见这老头子正经,流淌下泪水,大多数在于谈论他那个自己编造的徒孙的时候,时常会泪流满面。

“别搞得多沮丧似的,大不了我亲子生下来的时候,认你做个干爷爷。”

洛天拍了拍老头子的肩膀,独孤败这糟老头子,看的的确很让人糟心。

他对自己好是真的好,虽然很多时候敲自己爆栗,但是极大多数时候,这老头子还是为自己好,属实是教会了自己不少的东西。

“哼,干爷爷,最起码要叫老夫重爷爷,或者老祖宗。”

这老头子还傲娇的很,颇为不喜欢的开口,表示自己要当就要当老祖宗。

这让洛天鄙夷。

得,感情这老头子心太宽了。

回到了独孤家族,当夏雅然再度见到洛天的时候,微微放心了不少,她知道洛天赶往了王家,锻造剑气,又听说了关于王家囚禁了独孤家族的弟子,独孤寒持剑赶往的消息,让她颇为担心洛天,看到洛天回来之后,这才是让她松了口气。

毕竟那边的主战场,真的过于危险,连不朽之王都前往了,稍有差错,可能不只是洛天要出世了,是整个独孤家族前往的那些高手,都可能要葬身。

甚至她有些担心,会不会是大战前夕,王家打算搞事情。

心悸少女私房红色艳丽露背长裙清纯性感写真

不过,洛天回来了就好。

“看这小丫头给担心的,啧啧,老夫都脸红啊,带回家当媳妇吧。”

独孤败这老头子,老不正经的开口,笑道。

这话说的夏雅然那张极为好看的小脸红扑扑的,略微有所羞涩,不好意思。

“糟老头子,你瞎说什么呢?”

洛天白了这老头子一眼,没好气道。

要说洛天唯一没有想法的,可能就是面前的夏雅然了,或者说,就算有想法,洛天也完不知道应该如何对待。

自己来到大夏皇朝当护卫,其实就是为了给陈白生送信的,而且,虽然洛天自己没有看信中的内容,但是多半应该是叙旧情的,你都想拆散人家一家了,你还好意思和人家发生点关系?

最起码对于夏雅然,洛天还是颇为的有些歉意,没有那么多的想法。

当然,洛天此行过来,还有一件大事。

一定要揍金皇一顿。

特么的,他那个什么鬼符箓,说好的连大帝都无法发现呢?

一天夜里,在金皇打算悄悄偷偷摸摸进入到某个圣女的房间之时,洛天一巴掌扇他脸上去了。

“好你个金皇,终于让我抓到你了,先前你说大帝都无法发现那符箓,我前两天,在王家,被王不死抓住了,险些被斩掉,你也太不靠谱了吧。”

洛天呵斥道,极度希望让金皇做出赔偿。

这家伙,平日里坑杀自己也就算了,居然关键时刻还给自己掉链子。

甚至可以这么说,如果不是当时独孤寒来的及时的话,洛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否撑下来。

王不死的变态,洛天算得上是深有体会了。

“咳咳,那什么,你也应该知道,自古以来,修炼界都是有夸张的这种,这种说法,难道我说我能击杀大帝,我就真能击杀大帝么?

这只是一种吹嘘嘛,自然而然,我给你的那些符箓,其实最多也就寻常的不朽之王,很难发觉,王不死都近乎能媲美大帝了,我能有啥办法?”

金皇这和尚居然还装起了无辜,说这是说法上面的问题,并且明确表示自己不背锅。

“大不了我就是给那内甲还给你就是了。”

最终,金皇或许是真的觉得有点对不起洛天,开口道。

“你居然还有不喜欢内甲的时候?”

洛天诧异问道。

这不符合金皇这个坑货的人设啊,按照这家伙的尿性,应该很喜欢内甲才对,别说是独孤凤的了,哪怕是路边上随便一个小女人家家的内甲,他都能起偷心,更何况是圣女的?

“别说了,那独孤凤,当真是贫僧见过最不爱干净的圣女,内甲上居然夹杂着一股猪屎味,我特喵的服了,要不是上面浓郁的独孤凤的气息,我都要怀疑这是一头母猪的内甲,更可恨的是,这内甲中央,居然还有一个斑点,臭的不得了,像是常年被猪屁熏过一样,差点没给贫僧我毒死。”

谈及到这里,金皇满是苦瓜脸,一脸的愁容。

洛天在这里,一下子硬气不起来了。

心说那可不是么,那内甲,哪里是人家独孤凤的,是自己买了一副内甲,带在独孤凤的宠物,野山黑猪屁股上的,那肯定有猪屎味啊。

不过,一想起来金皇居然用鼻子摩擦过那内甲,洛天便是感觉颇为的反胃。

“你知不知道那独孤凤居然如此不爱干净?

特么的,要不是看她长得还行,我都想找她好好理论理论,喏,我今天来的这里,就是这独孤凤睡觉的地方,我要把这内甲还给她,真的臭死了,贫僧这么多年来好收集内甲,从未见过如此臭气熏天的。”

金皇差点没流泪下来。

亏自己还当宝贝闻了那么久。

“咳咳,我也不清楚。”

洛天立马给自己洗白,表示这一切自己并不清楚。

“哎,想我金皇,也是一代无敌者,有道是仙路尽头谁为峰,一件本皇成真空,我真空大帝,居然也有如此憋屈的时刻,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。”

金皇颇为悲催的开口,手里拿着那副内甲,很显然,是打算还回来的。

太臭了,连金皇都受不了内甲的这股臭味,刚开始闻的时候不觉得可是越闻越丑,甚至到现在,金皇看到那副内甲都想吐。

此刻金皇施展出来一门独特的功法,将自己和洛天包裹起来,悄悄咪咪的爬到了这独孤凤睡觉的门前,手里拿着那副内甲。

修炼者是不需要睡觉的,此刻独孤凤的客房里,还灯火通明。

只见一位白皙的少女正在那里打坐修炼,不得不说,独孤凤的长相,在独孤家族当中,绝对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。